• <div id="dlzxm"></div>

    1. 您的位置 : 幫手網 > 小說資訊 > 春飛拂地枝芽綠純夏_春飛拂地枝芽綠純夏小說閱讀

      春飛拂地枝芽綠純夏_春飛拂地枝芽綠純夏小說閱讀

      今天小編帶來春飛拂地枝芽綠小說,這本小說是描寫祁謙,常夏之間故事的小說,該小說作者是純夏,她原本擁有著幸福的家庭和良好的生活條件,卻因誤將癡心錯許他人,導致原本的一切瞬間崩塌。而那個人,卻和她的閨蜜在一起。他們的婚禮上,她狼狽出場,只為求得一個說法,受盡屈辱。而另一個男人強勢的出現,卻將她從那個如同惡魔般的地方拯救出來。一場因為家族的存亡,而莫名承諾的婚姻,到底會如何?他們在這場婚姻中磨合,矛盾叢生,那朵萌生出來愛情的嫩芽,是在一切的磨難中死去,還是漸漸地成長,她又將何去何從……

      第1章好閨蜜!你是我的驚喜

      下午六點,時光咖啡廳。

      常夏坐在靠窗戶的位置,有些焦急的望著外面川流不息的行人。

      路以航打電話說很快就到,可她已經等了半個多小時了,他還是不見人影,她百無聊賴的把玩著一個黑色的男士皮夾,這是兩人中午吃飯時他意外落下的,她正好一會還給他。

      修長白皙的手指打開皮夾,簡簡單單的款式,左側夾著一張男女大頭照,上面女孩子笑得燦爛無比,眼睛里都似乎灑滿了細碎的陽光,男子親昵的摟著她,眼底帶著寵溺。

      常夏心底透出一絲甜蜜,這是她和路以航大學畢業的時候拍的,說好了一畢業就結婚,兩人從大學到現在,經過了四年的愛情長跑,感情始終很好,終于定在了今年七月完婚。

      她沖著上面英俊的男子齜了齜牙,看到錢包右側透出一角粉色,隨手抽出,心口瞬間一跳。

      居然是一張珠寶票據,還是三克拉的粉鉆。

      心口不自覺涌起一絲激動,曾經她對閨蜜楊思思說過,希望路以航求婚的時候,能夠準備一枚粉鉆,原來他早就買好了,難不成他今晚要向她求婚?

      雖然訂好了婚期,但他說還差她一個正式的求婚儀式,這讓她又甜蜜又帶了些小期待。

      食指不斷的在手機屏幕上劃來劃去,正糾結著要不要打電話給他,視線的余光卻看到了窗外走過的人影。

      她滿心歡喜的站起身,正準備伸手打招呼,卻在下一秒驟然一怔,身材高挑穿著真絲連衣裙的楊思思也闖入了她的視線。

      可她的好閨蜜此時像個無根的浮草掛在路以航的身上,兩個人的舉止顯然親昵的過度。

      常夏的視線牢牢的鎖在兩個人的身上,緊抿著唇角……

      而窗外的路以航滿臉笑意,俯身湊在楊思思的耳邊低語說著情話,抬頭的瞬間正好迎上了常夏的視線,清楚的看到他手上的動作停滯了一下,有些猶疑的收回了攬在纖細腰身上的手臂。

      楊思思也察覺到了不對勁兒,順著他的視線望了過來。

      十分鐘,服務生來送咖啡的時候,都能夠感覺到他們這里的低氣壓,分外謹慎的把咖啡放好溜之大吉。

      “我是不是應該感謝一下你們,送給我這么大一個‘驚喜’?”

      驚訝過后就是不可置信,常夏漠然將錢包扔在了路以航的面前,冷冽的視線掃過閨蜜楊思思的那張臉。

      燈光映照在那張分外精致的臉上,絲毫沒有愧疚,反而是一臉坦然。

      這讓常夏無比難以理解,按照常規電視劇情的發展路線,路以航是不是應該要開口和她解釋一下?

      她可以容忍任何理由,甚至包括說是好閨蜜挖了她的墻角,諸如此類的借口……

      “夏夏,正如你看到的那樣,我并沒有什么想要和你解釋的。”路以航淡淡說著,那張英俊的臉居然無比坦然。

      常夏心口猛然一抽,就像被一根針狠狠扎下,有一絲細碎的疼痛蔓延開來。

      “是嗎,我倒不明白,我的男朋友什么時候和我最好的朋友勾搭在了一起,你們這是打算把不要臉進行到底嗎?”怒意沖了上來,讓常夏的聲音無法控制的拔高。

      她不明白這人是怎么做到的如此理直氣壯!

      原本咖啡廳里只有零星幾個客人,此時也紛紛側目,眼眸里都帶了些同情。

      至始至終一直旁觀著的楊思思終于開口,“夏夏,你應該明白感情這回事沒有什么先來后到……”

      “你給我閉嘴!”

      她美麗的閨蜜此刻似乎無比的委屈,貼近了身邊的男人,那雙妙目立刻蒙上了一層水汽。

      甚至略顯哽咽的說著:“夏夏,我能夠理解你現在的心情!”

      你理解個屁!!常夏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她,她們是無話不談的閨蜜,很清楚裝柔弱扮善良是她楊思思最擅長的。

      而且,路以航也應該很清楚她是什么樣子的,所以常夏真的無法明白,他怎么會看上這樣的女人!

      “夏夏,對不起……”路以航聳了聳肩,狀似歉意,一只手卻堅定的摟在楊思思的腰間。

      現在那張英俊熟悉的臉,卻讓常夏覺得無比陌生刺眼,她極力控制著情緒,不想讓自己失態,“你不需要說對不起,我只是覺得自己眼瞎,居然會看上你……”

      她抓起包就想離開,腦子里亂哄哄的,讓她在這對賤人面前一刻都忍不下去。

      路以航的臉色一僵,眼底泛出怒意,下一秒一只柔軟的手就撫在了他的胸口,楊思思柔聲道,“以航,你別生氣,夏夏只是一時想不開,我去和她說……”

      她轉身追上常夏,湊近她,狀似親密卻笑著低語,“常夏,你恐怕想不到吧,我和路以航早就上 床了,大概是在……你和他第一次接吻的時候?”

      她斜覷著常夏,眼睛里帶著得意,“哦,我差點忘了,咱們常大小姐可是有名的矜持保守呢,連初吻都是和他相處了兩年才奉上,記得當時你還傻乎乎的和我分享呢……”

      嗡的一聲,一股熱血瞬時沖上常夏的頭臉,羞辱,憤怒種種情緒席卷而上,她怎么也沒有想到,在自己自以為甜蜜傻傻的奉上初吻時,這兩個人早就勾搭在了一起。

      那她那么長久的愛情,到底算是什么?

      常夏再也無法忍下去了,她甚至覺得自己剛才還在極力控制著不要失態簡直是一場笑話!

      剛巧有個侍者端著一杯咖啡走過來,她二話不說就伸手搶過杯子,想也不想就照著楊思思的臉上潑去。

      對著這種無恥的賤人,她實在沒必要講風度。

      一整杯咖啡整個潑在了楊思思那張妝容艷麗的臉上,她顯然沒有料到常夏會動手,一愕之后猛然爆出了驚天動地的尖叫。

      咖啡廳里的人顯然都沒有料到,瞬時一臉驚訝,連那侍者都愣在當地,而路以航更以百米沖 刺般的速度沖了過來,厲聲大叫,“夏夏!你太過份了……”

      常夏沒有理會身后的混亂,徑直跑出了咖啡廳,唇角帶起一抹冰冷的嘲諷。

      她過份?這對賤人在背叛踐踏她的時候他怎么不覺得過份!

      她回頭看了一眼,正看到楊思思哭得梨花帶雨,粘膩的咖啡液從她妝容精致的臉上滴答下來,看起來狼狽不堪。

      路以航替她擦拭一邊柔聲低哄,楊思思手忙腳亂的整理衣裙,一枚粉色的鉆戒在她指間閃爍。

      常夏咬了咬唇,頭也不回的離去。

      不知道一個人走出了多遠,常夏才蹲在地上,任由淚水一滴滴砸了下來。

      胸口就像被扎進了萬千根針,痛得無法呼吸。

      不是不在意的,這么長久的陪伴,她自以為完美的愛情,卻露出了這樣不堪的一面。

      是不是她沒心沒肺太天真,所以完全沒有察覺到路以航的恩愛,只是貌合神離的敷衍而已……

      不知道走了多久,老天似乎也很體諒她的心情,炎炎夏日的夜晚卻一反常態的下起了雨來。

      從零星的雨滴到傾盆而下,她混身濕透,腳下的高跟鞋也卡在了下水道的隔板上,漫天冰冷的雨絲中,她蹲在地上,臉上的雨水混著淚水遮擋了視線……

      春飛拂地枝芽綠

      春飛拂地枝芽綠

      作者:純夏類型:現情狀態:連載中

      她原本擁有著幸福的家庭和良好的生活條件,卻因誤將癡心錯許他人,導致原本的一切瞬間崩塌。而那個人,卻和她的閨蜜在一起。他們的婚禮上,她狼狽出場,只為求得一個說法,受盡屈辱。而另一個男人強勢的出現,卻將她從那個如同惡魔般的地方拯救出來。一場因為家族的存亡,而莫名承諾的婚姻,到底會如何?他們在這場婚姻中磨合,矛盾叢生,那朵萌生出來愛情的嫩芽,是在一切的磨難中死去,還是漸漸地成長,她又將何去何從……

      小說詳情
      北京快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