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dlzxm"></div>

    1. 您的位置 : 幫手網 > 小說資訊 > 夜風夜雪公冶墨小說_夜風夜雪公冶墨小說名字

      夜風夜雪公冶墨小說_夜風夜雪公冶墨小說名字

      今天小編帶來邪王的神秘冷妃小說,這本小說是描寫夜風,夜雪,公冶墨之間故事的小說,該小說作者是墨十七,她是二十一世紀的神偷,一朝穿越成為將軍府的庶女,不想大婚前夜遭遇神秘冷男。失貞?通奸?游街示眾?浸豬籠?原本于她無所畏懼,計劃卻又橫生枝節。一句“本王愿意娶她為妻!”,于是,命運扭轉。“本王叫你留下!”公冶墨的殺氣飆到了極點,出手扼住夜雪的咽喉,這個女人為什么就不能信他一次?“我叫你殺我啊。”夜雪聲音冰冷,一身冷傲全然不輸于公冶墨。他風華絕代,她漠若冰霜。唇畔一抹清冷的笑:“不肯,信我么……?”

      第五章沉水

      京城西郊有一條赤水河,四周荒涼無人居住,雜草叢生。

      夜雪被抬到這里的時候已經被砸的七葷八素,她努力維持著神志清明,用盡全力握住藏在袖子里的匕首。

      城里跟出許多看熱鬧的人,紛紛議論著,好在手中的東西已經丟完了,怒氣和勇氣也都消失了,就只等著看這個第一美人是怎么慘死的,對待得不到的東西,要么高高在上永遠難以企及,要么看著她煙消云散徹底毀滅,這本就是人心底本能的黑暗。

      江氏又撲上去,顫抖的素手替夜雪清理臉上的污垢,低聲嗚咽著,眼淚一顆一顆噗噗的落下來。

      夜雪不耐煩的皺了皺眉,道:“別哭了,很吵。”

      江氏怔住,雖然夜雪一向任性,對她也總是愛答不理的,但從沒有這樣跟她說過話,還有她看她的眼神,那樣冷冷的,竟仿佛在看一個陌生人般。

      夜雪自然不會去管江氏的心情,她暗暗觀察著周圍的地勢以及可以藏身的所在,好在這條河不是很寬,周圍又多荒草和低矮的山丘,地勢非常有利。

      仆人們搬來大塊的山石,用繩子綁在豬籠上,然后將豬籠扛在肩膀上,慢慢的走到及腰深的水里才將豬籠放下,推進深水里。

      清涼的河水讓夜雪清醒了不少,她深呼吸了幾次,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氣,最后看一眼在岸邊瘋了一樣哭喊的江氏和人群中突兀的躁動,便完全被豬籠帶著沉了下去。

      夜雪迅速拿出藏在袖中的匕首,靈活的身手在狹窄的豬籠里受到局限,頗費力的弄破豬籠,脫身出來,大體分辨了一下方向,便向著河流的對岸游去。

      然而,剛開始游了兩下,突然從旁邊躥出一人,一把將她拉住,幾乎出于本能,夜雪順著力道翻轉,從那人的手中掙脫,與那人拉開距離,夜雪借著水底昏暗的光線,認出來人竟是公冶墨。

      夜雪知道自己不是公冶墨的對手,但是此刻是在水底,她還是想憑自己高超的水性搏一搏。

      夜雪虛晃一招,故意將水底的泥沙攪渾,轉身便奮力向前游去,她此刻已經處于缺氧的狀態,如果不立刻回到水面,不久就會昏迷。

      眼前的光線越來越亮,眼看就要到達水面,夜雪使出最后的力氣沖刺,卻不想左腳竟被追上來的公冶墨抓住,夜雪回頭,便看見水下漫無邊際的黑暗中,公冶墨猶如來自地獄的妖冶魔君一般,冰冷的氣勢中隱藏著絲絲縷縷的殺意,既誘惑又危險。

      公冶墨一把將夜雪拉回水底,有力的手臂禁錮著她纖細的腰,夜雪已經無力掙扎,她雙手抓住公冶墨的領口,突然就吻上了公冶墨漂亮的薄唇,確切的說,她是在從公冶墨的口中奪取空氣。

      公冶墨龐大的身軀明顯僵住,夜雪抓住時機再次掙脫他的束縛,公冶墨卻瞬間反應過來,直接向著夜雪撲了過去。

      夜雪一驚,只在轉身回頭的瞬間,公冶墨就找準時機覆上了她略顯蒼白甚至有些發青的唇,夜雪瞪大了雙眼,不敢置信的看著近在咫尺的俊顏,甚至忘了守住牙關,就那樣任他攻城略地長驅直入……

      邪王的神秘冷妃

      邪王的神秘冷妃

      作者:墨十七類型:現情狀態:連載中

      她是二十一世紀的神偷,一朝穿越成為將軍府的庶女,不想大婚前夜遭遇神秘冷男。失貞?通奸?游街示眾?浸豬籠?原本于她無所畏懼,計劃卻又橫生枝節。一句“本王愿意娶她為妻!”,于是,命運扭轉。“本王叫你留下!”公冶墨的殺氣飆到了極點,出手扼住夜雪的咽喉,這個女人為什么就不能信他一次?“我叫你殺我啊。”夜雪聲音冰冷,一身冷傲全然不輸于公冶墨。他風華絕代,她漠若冰霜。唇畔一抹清冷的笑:“不肯,信我么……?”

      小說詳情
      北京快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