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dlzxm"></div>

    1. 您的位置 : 帮手网 > 小说资讯 > 吴明柳依雪是哪部小说_吴明柳依雪是什么小说

      吴明柳依雪是哪部小说_吴明柳依雪是什么小说

      今天小编带来莲心武尊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吴明,柳依雪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暮雨尘埃,吴明右手握刀,遥指诸天神魔仙佛,肆意狂笑:“你们都是猪,都是待宰的猪,哈哈哈!日月不落,永照吾名!”

      莲心武尊

      推荐指数:9分

      莲心武尊在线阅读全文

      第4章进宫

      “啊啊!”

      吴明浑身颤抖,面容扭曲若鬼,涔涔冷汗打湿?#35828;?#38754;,却诡异的端坐原地不能动弹。

      露在外面的皮肤上,青筋有如无数小蛇游走,又如老树盘根错节,渗出点滴腥臭污渍。

      凄厉的惨叫声回旋在空荡荡的灵堂,白绫袅袅笼罩?#21738;?#32654;人,眉宇间的哀愁都似乎少了一丝。

      吴福蜷缩成一团,丝毫没有被惊醒的样子!

      好在这里是灵堂,王府之人不待见这一老一少,连供品都没人来上,这时候根本没人来看。

      就算听见了,估计?#19981;?#35013;作不知,指不定还会暗暗拍手叫好,赶紧死了干净!

      “哇,你的窍穴里,怎么?#34892;?#22810;臭东西啊?好恶心,看我烧死它们!”

      女娃的声音直接在脑海响起,好似能看到她?#28216;?#30528;拳头,冲?#25293;?#31181;东西发怒的可爱模样。

      “我……你快出来!哇呀呀,烫死我了”

      吴明满面扭曲,连骂?#35828;?#35805;都说不出口了,心中直骂不已。

      这是在他身体里玩火啊,而且是武者最重要的丹田!

      那小?#23601;?#24590;么看都不靠谱,可别把自个儿给玩坏了,武者梦寐以求?#21738;?#21147;,他还没来?#30473;?#35265;到,更别说享受了,可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翘辫子!

      只是随着腹部气海窍亮起紫光,一缕灰黑色气流消散,身体竟然莫名的轻松了不少。

      这些灰黑色气流冰凉诡谲,透着阴森之气,只是看一眼便觉通体发冷,便不寒而栗。

      吱吱!

      隐约间,一声邪意十足的尖叫,令他激灵灵打个寒颤,牙酸不已。

      一闪而逝,好似幻听,又无?#26085;?#23454;。

      “咯咯,好多臭东西哇,要不是?#36965;?#36825;些臭东西肯定会害死你,你说要怎么谢我啊?”

      紧接着,腹部气?#20204;?#32043;光乍现,脑海中再次传来女娃邀功?#39057;?#20852;奋呼?#21834;?/p>

      吴明一声不吭,咬牙坚持,隐约间心中明亮,女娃做的事情,于己?#20040;?#26497;大!

      在痛并快?#31181;校?#20025;田位置的紫光越来越亮,透体而出,沾染的整个人好似沐浴到紫气之中,神色渐渐平静,甚至多了一丝出尘气质!

      若非满身腥臭污渍,枯瘦如干尸的身?#27169;?#24517;然能看到吴明容光焕发的清秀面庞!

      此时的吴明,沉浸在一种玄之又玄的?#20889;?#20013;,脸上露出了恬淡如婴儿酣睡的神情,渐渐睡去。

      “呜,臭家伙竟然睡着了,哼,这些臭东西竟然这么多,好累啊……不行,我要睡觉休息去,下次一定要多跟他要好闻的……”

      依稀间,女娃的声音透着疲惫、虚弱,紫光渐渐敛去,化作一缕光焰,融入到莲灯中,仅留一缕寻常灯火,忽明忽暗,好似随?#34987;?#29060;灭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?#26263;?#19979;,殿下!”

      当吴明再次醒来时,映入眼帘的是吴福那张橘皮老脸,正满目担忧的急声呼唤。

      “福……福伯,我没事,只是睡着了!”

      吴明一个机灵醒来,下意识看向莲?#30130;?#25195;视四周。

      诡异的是,地面上的?#24222;?#28040;失不见,若非身上的衣衫确实烧煤了大半,?#23478;?#20026;一切是幻觉。

      ?#26263;?#19979;,你身上的味道?”

      吴福老眼中?#20937;?#19968;抹诧异,吴明身上的衣服都是经他手穿戴,怎么睡了一觉就成这样了?

      “呃……做噩梦,吓出了一身臭汗,幸亏母妃?#21483;鹽遥 ?/p>

      吴明心有余悸的暗暗看?#25628;?#33714;?#30130;?#24515;里也在庆?#36965;?#21556;福老眼昏花,没发现破绽。

      这表情倒不是装的,女娃助他点燃命火,堪比洗筋伐髓,脱胎?#36824;牽?#20010;中滋味,任何人都不想再经历一次!

      “哎,殿下受苦了,如今……宫中来人,让您立刻?#24613;?#36827;宫,晚了可是大不敬之罪,指不定那些人会编排什么罪责!”

      吴福心疼的扶着吴明,生怕他再?#20301;?#27515;?#39057;模?#19968;刻不?#20381;?#24320;。

      话未说完,门外传来阵阵喧嚣。

      吴明深邃?#21738;?#20809;落在外面,才发现,不知何时,?#21568;?#40644;昏!

      没?#20154;悸?#28165;楚眼下的情形,房门被?#19997;?#20960;个小太监簇拥着韩公公走了进来。

      “韩公公,那倒霉鬼八成尸体都凉了,咱们就是来走个过场,这王妃的灵堂也够寒碜的,连个像样的物件都没有,让我们空手回去,这差事干的真窝火!”

      ?#20843;?#35828;不是呢,就算有好东西,也早就被王府中的人分了,哪儿轮得到咱们!”

      “什么鬼东西这么臭,是茅坑吗?还是那个废物的尸臭,哈哈哈……呃!”

      走进来几个笑嘻嘻的小太监,看到杵在灵堂中的一老一少,有如见鬼。

      “你们?#20040;?#30340;胆子,竟敢在王妃娘娘灵堂污言秽语……”

      吴福气的直哆嗦。

      “老狗,敢对杂家无礼,?#35889;歟?#25171;死了事!”

      韩公公尖声尖气的挥了挥手,几个小太监狞笑着围了上来。

      根本没把吴明这位小王爷放在眼里,更不把故去的王妃当回事。

      “你你们……”

      吴福人老气衰,哪会是小太监对手,忙护着吴明后退,惊怒之下连话都不利索了。

      啪啪!

      人影一闪,吴明来到前面,甩手几个耳刮子,将小太监们扇的找不着北,冷冷盯?#25293;?#30634;口呆的韩公公,森然道:“韩公公,你确定要在这种事上耽误时间?”

      谁也想不到,传闻随?#34987;?#30149;死的吴明,竟然会如?#27515;?#33853;的身手。

      但看着气喘吁吁,满头大汗的吴明,韩公公心下又明白了几分,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。

      到了嘴边的狠?#22467;?#20063;咽了回去,犯不着跟个将死之人较劲!

      “哎吆歪,小王爷,您怎么不梳洗打扮一下,要穿这样一身去见皇上,成何体统啊?

      吴总管,您也是京师老人,这点规矩都不懂,可是要小的们难做啊!”

      韩公公变?#32902;成?#25171;量一身破衣的吴明,皱着鼻子,似乎在嫌弃他身上的汗臭味。

      “韩公公,殿下刚回京,一?#20998;鄢道?#39039;,又在病中,这才昏睡不醒,还请你……你们……”

      吴福老?#25104;?#30333;,赶忙拉着吴明到侧厅洗漱,生怕韩公公再找由头出手。

      好在他醒来早,忙活了好一阵子,才烧?#35828;閎人?#20165;够吴明擦洗一番。

      眼见韩公公不?#30171;?#20419;,赶紧将之?#20843;?#26469;的衮袍给吴明穿戴。

      可这觐见礼服,极为繁琐,他一个独臂残疾,根本侍弄不过来。

      ?#34892;?#25307;呼小太监们帮忙,却发现几?#25628;?#31070;恶毒如狼,哪敢说?#21834;?/p>

      “福伯,我自己来吧!”

      吴明心底满不在乎,身体却好似气的颤抖,抓起绣满张牙舞爪龙蟒的锦服自己穿戴。

      可这玩意他根本弄不明白,愣是给两人忙活的出了一身汗。

      可怜堂堂小王爷,竟落魄连个小太监都支使不动的地步!

      “?#36965; ?/p>

      不知谁嗤笑一声,引得众小太监哄笑不已。

      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帮殿下更衣?”

      吴福情急之下,急吼吼道。

      “老狗!凭你也敢让小王爷称呼福伯,乱了体?#24120;?#23601;算打杀了你,也没人说三道?#27169; ?/p>

      韩公公目中寒芒一闪,上前就打,却被吴明先一步挡住。

      “狗奴才!你算什么东西?也敢动福伯?”

      吴明双目赤红,面色难看的扫过众太监,恰似一个受?#21483;?#36785;而不忿的少年,但心底却惊诧不已,“不应该啊,以我的心?#24120;?#19981;说?#21866;?#26080;波,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,起码也不会因为区区羞辱就动怒,莫非是?#19988;?#24433;响了心神?”

      此时,吴明隐约察觉到,数次熟稔的唤吴福为福伯,并不单单是为了?#35270;?#36825;个身份,恐怕更多的是因为前身的?#19988;?#24433;响。

      因为,那愤怒是由衷而发!

      “哼,你敢骂杂家?”

      韩公公气的?#35813;嫉故?#22768;音尖利无比,身上更是涌动起一股森寒如渊的恐怖气息,直扑吴明而去。

      他不敢在此时对吴明动手,却敢动吴福,没想到吴明如此维护!

      “韩竖,你想干什么?”

      吴福老?#25104;?#30333;,下意识就要挡在吴明身?#22467;?#21487;被这股气息压的几欲喘不过气来。

      “韩公公?#20040;?#30340;威风,这是打算要带我的尸体去面圣了?”

      反倒是吴明,好似没事人般,淡淡道。

      在外人看来,自然是吴福拼了老命,为吴明挡住了这股压迫!

      “你……你本来就是个病秧子,王府上下谁不知道?更何况,这一路回来,大半时间昏迷不醒,在这灵堂中,思念父?#31119;?#20248;思自身,悲痛交加而死,也并非不可能!”

      韩竖阴测测踏前一步,?#23562;?#30340;手掌缓缓探出,似乎要出手。

      “呵呵,我乃是大宋堂堂异姓王嫡孙,就这么死在了自己家中,韩公公认为,会没人怀疑吗?

     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韩公公可是打算杀光这里所有人,以遮口实?”

      吴明怡然不惧,条理清晰道。

      就连吴福,都诧异无比,怎么平日里少言寡语的小王爷,会有如?#19997;?#25165;?

      “小王爷,你把自个儿看的太重要了,若真有人会怀疑,这一路怎会如此受折腾?”

      韩竖瞳孔微缩,冷笑道。

      “我没死在路上,就说明我有活着的价?#25285; ?/p>

      吴明淡淡道。

      “没想到,小王爷还是个聪明人,?#19978;В?#20320;?#33125;?#20102;?#36965;?#36825;世界上,有太多手段,能让人死的不明不白……”

      韩竖面色更显阴沉了几分。

      “嘿嘿,韩公公,你认为我现在这样子活着,?#20154;?#20102;能好到哪儿去?

      倒是你,奉旨而来,带回去的却是我的死讯,皇上要我去觐见,必然是想见到活着的?#36965; ?/p>

      吴明咧嘴笑道。

      “好好好,不愧是吴王之孙,当年他老人家叱咤京师,也不过如?#32902;耍?/p>

      小王爷有命,奴才们莫敢不从,只是您可别嫌奴才们笨手笨脚!”

      韩竖怒极而笑,冷斥一声,?#26377;?#36716;身离开,心底阴郁无比“哼,什么狗屁小王爷,不就是个废物、病秧子,看杂家怎么玩死你!”

      纵然吴明再不受待见,以他的身份而言,至多暗地里穿小鞋,但绝不是什么人都敢一指加身!

      这老阉狗根本没打算动手,一直是在试探!最后竟?#25381;门?#26432;之法,给我下绊子,到底是哪一路人?”

      吴明?#23472;?#36523;处境加深了几分认知。

      众人七手八脚,将繁琐的服饰、配饰穿戴整齐,本就体弱的吴明又被折腾了一番,这才向皇宫而去。

      好在,一路上是坐马?#25285;?#33509;是骑马或步行,刚刚有所?#25351;?#30340;身体,就得折去半条命!

      莲心武尊

      莲心武尊

      作者:暮雨尘埃类型:现情状态?#27627;?#36733;中

      吴明右手握刀,遥指诸天神魔仙佛,肆意狂笑:“你们都是猪,都是待宰的猪,哈哈哈!日月不落,永照吾名!”

      小说详情
      北京快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