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dlzxm"></div>

    1. 您的位置 : 帮手网 > 小说资讯 > 三少潇潇是哪部小说_三少潇潇是什么小说

      三少潇潇是哪部小说_三少潇潇是什么小说

      今天小编带来心若惊鸿发如雪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三少,潇潇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暮小哥,【一个小姐的自述,真人真事】我做小姐的第二年,认识了一个改变我一生?#21738;?#20154;。他是我弟弟的顶头上司,是我的金主,后来……如果我不那么痛恨贩毒的人,没有做过小姐,我想我可以活在青春洋溢的十八岁。我是一个很有自持力的女人,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,我控制着自己不要在纸醉金迷的声爱场所堕落。可是……他的爱,让我鬼迷心窍。

      第4章遇害,被带出台

      我在家休息了三天,脸上的伤都养好了才去上班。

      不出意外,我被三少带进?#22836;?#30340;事,已经传开了。不过鉴于我带伤出来,所以很多人都在传我跟三少大玩S M,而且把我说的非常不堪。

      “砰!”的一声,房间的门被大力摔上。身上的人,也停止了动作。

      被子一掀,他下了床走出?#22836;浚?#19981;一会又回来,手里多了个药箱。

      “挨了打也不知道还手,真不知道你对付潇潇的伶牙俐齿哪去了。”

      三少一边给我上药,一边责备道。虽然依旧冰冷,但手上的力道出奇的温柔。凉凉的药膏涂在火辣辣的脸上,很舒服。

      我就这么看着他,棱角?#32622;?#30340;轮廓,剑眉微挑,似乎在生气,如鹰隼般的眼眸紧紧盯着我的伤处,倒映着我的样子。

      ?#29677;坂停 ?#25105;突然笑了,牵动了伤口,疼得我倒吸一口冷气。

      他的手一顿,但也只是一下,接着又拿了一支棉签,细心的为我涂抹药膏,“笑什么。”

      我实话实说,“我是夜色港湾的公主,她是夜色港湾的千金,打死我我也不?#19968;?#25163;啊。”

      “你可以换一家夜总会做。”上好了药,他收拾了药箱,放到床头的柜子上。

      “换一家?”我抓起被单围在自己身上,系了个死结。“我在夜色港湾?#20040;?#20063;是个头牌,再换一家,从头做起,少赚多少钱?”

      我现在什么都不缺,就是缺钱!“再说,换一个也未必就比在这好。”

      在这有红姐的照顾,还有客人几乎都熟悉了,我能够不陪睡。到了其他地?#21073;?#19981;被逼着一夜接三四个客人都算轻的。

      听我这样说,三少的眉头明显蹙了蹙。

      “为什么做这行?”

      “哈哈,三少。”我起身走近他,手臂缠上他的脖子,娇笑着问:“我一没学历,二没身份,三没背景,就这身?#26286;?#36825;长脸还能利用利用,不做这个,难道做个职业情人?”

      我特么现在缺钱缺的卖血都不够!

      说完站直身体,?#25351;?#19968;本正经。理了理身上的被单,还行,这样出去虽然很让人浮想联翩,不过总比光着出去好啊。

      “晚安!”对着三少拜拜手,我转身往外走去。

      “你现在出去迟娜不会放过你。”三少的声音透着一丝慵懒。

      “三少这句?#20843;?#26159;说对了,不过岂止是现在,恐怕以后我都没好日子过了。”我无所谓的耸耸肩,“三少想找个挡箭牌,我一个出来卖的最合?#20160;?#36807;了,省心?#32622;揮新櫸场!?/p>

      我算是明白了,为什么仪表堂堂的他会找我这样的女人,只怕是为了摆脱迟娜吧。如果找个良家女孩,以迟娜的手段那就是害了人家姑娘。

      所以找夜色港湾的女人最合适,贱命一条。然而这个女人也得有说服力,要机灵要漂亮,所以,我就倒霉了。

      还有,今晚来夜色港湾大概也是计划好的吧。

      “对了,我的医药费三少会付吧?。”说完做了个再见的手势,直接出了皇冠包房。

      好在五楼没有闲杂人出现,我想了想还是走了安全通道。到了化妆间,大多数人都没在,只有几个新来的小姐妹在?#19981;?#31505;话。

      见到我这幅样子十分惊讶,我没理会,也不想解?#20572;?#30452;接拿了件舞?#20184;?#30340;演出服套上,抓过包包便离开了。

      躺在公寓的床上,我翻来覆去睡不着。脑子里一直徘徊着三少的身?#21834;?#19981;是因为?#19968;?#30196;,而是我总觉得他的身影好熟悉,尤其是他的背?#21834;?/p>

      这种地方这种事不稀奇,如果是在刚入行的时候,我铁定会大动干戈找人理论,但是现在的我知道,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不处理。

      因此,?#39029;?#20102;南疆?#19988;?#24635;会的明星公主,也成了众多客人争相想睡的女人。身价在一夜之间翻了好几倍。

      当然,我也成了迟娜眼中的仇人。

      “小悦,三个八今晚包场。”

      又是一个傍晚,我刚到夜色港湾,衣服还没换,就听领位服务生叫我。

      我应了声,随手拿了条高领黑纱及膝裙子?#33258;?#36523;上,匆匆赶了过去。

      推门进去,我的心再次凉了。

      ?#21543;?#31449;着干什么,还不进来,怎么,不愿意陪我?#29301;俊?/p>

      “大小姐说?#21738;?#37324;话。”我关上门,包房里只有迟娜和潇潇两个人。暗自叹了口气,今晚这俩货指不定又怎么折腾我。

      最近这俩货隔三差五的就来一次,点名要我当陪侍。每次都被她们俩折腾的不成样子。

      说到底就是因为三少。我后来才知道那晚迟娜会突然出现,就是这个潇潇做的手脚。她们俩是好朋友,潇潇之所以能有今天,?#32972;?#36824;是迟娜引荐给李总的。

      我也更明白,那天从头到尾都是三少为了摆脱迟娜的计划,我倒霉的成了棋子。

      “瞧瞧这一身骚劲,成天想着勾 引男人干你吧。”潇潇站起来,走到我面前,伸手拉扯我的衣领,用力一撕,上半身整个撕成了两片破布?#20197;?#32937;上,后背传来一阵刺痛。应该是隐形拉链因为撕扯刮破了皮肤。

      “绑起来。”

      我这才发现,包房的角落里还站着两个男人,估计是潇潇的保镖。

      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?#21073;?#22905;却抓着我的头发往前一拽,扔给那两个保镖。

      “你们要干什么,你们放开我。”两个保镖一左一右架着我绑在了茶几上的升?#36424;止?#19978;。

      “贱货,你不是最?#19981;?#36825;种游戏吗,本小姐心疼你,今晚帮你约了一个大客户,保证让你爽死。”

      “行了,我们走。?#32972;?#23068;拍拍我的脸,“好好享受。”

      我心里知道事情不好,正想说几句好话求饶,好汉不吃眼前亏啊。可没想到已经来不及了,包房的门突然开了。

      “娜娜,潇潇,两位大美女好久不见啊。”

      ?#25226;?#21733;,你可是姗姗来迟啊,我知道杨哥?#19981;?#23567;悦,今晚,她是你的了,杨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”

      说完直接离开了包房。

      随着包房的?#25490;?#30340;一声关闭,我的心也跟?#25490;?#30768;的跳了起来。但面上还是强?#26263;?#23450;的打招呼。

      ?#29677;耍?#26472;哥。”

      杨子浩,南疆城里混黑 道的,挺有实力的,这两个月也没少捧我的场子,好几次明里?#36947;?#35201;求让我陪睡,都被我拒绝了。

      他出了名的性变 态,光我见过的就有多少女人被他折磨的不成样子,上个月把我们这一个叫小娇的带走了,折磨了一夜,又是俄罗斯转盘又是善始善终的,第二天我陪红姐去接的人,当时小娇躺在床上,身下都是血。

      送到医院,?#31449;?#26159;没保住子宫。小娇精神崩溃之下,跳楼自杀了。

      我这要是被他玩上一夜,不死也残了。

      “啧啧,小悦真是越来越勾人了。”杨子浩拿起桌上一瓶红酒,顺着我的头顶往下倒。

      合着冰块的酒水洒在我的身上,冻得我直发抖,我却不敢叫,我知道我越叫他会?#21483;?#22859;,就会越变着法的折磨我。加上我现在衣衫半裸的样子,吃苦的只会是自己。

      ?#25226;?#21733;,这样玩多没意思,你把我解开吧。”我心里盘算着能拖一时是一时,脑子里想着该如何自救。

      “那你想怎么玩?”杨子浩伸出舌头,在我脖子上来回舔咬,双手不安分的在我大腿上揉搓。

      “听说杨哥最?#19981;?#28145;水炸弹,小悦今晚舍命陪君子怎么样?”?#39029;?#20182;眨眨眼,伸出自己的舌头在唇上舔了一圈,做了个极其诱惑的动作。

      杨子浩果然来了兴致,把我解了下来。

      “这里就咱们两个怎么玩?”一直手搂着我的腰,一只手隔着裤子就要往我身体里伸。

      我微动了下 身体,转了个角度,成功的躲开,在他侧脸亲了一下。?#25226;?#21733;可以带?#39029;?#21435;啊。”

      杨子浩受了我的蛊惑,笑呵呵的搂着我的腰往外走。

      我心想只要出了包房就好办,大不了就跑。

      一路上我左顾右盼想看看今晚有没有哪个客人能救我,但是很?#19978;В?#30452;到出了夜色港湾的大门,也没见到熟人。

      ?#25226;?#21733;,你去取车,我在这等你。”

      “不用,我让司机把车开过来了。”

      “啊?呵?#29301;?#26472;哥真是?#26700;?#39118;行哈。”

      “你知道,我想干你好久了,今晚可得让我尽兴。”

      “小悦一定好好伺候杨哥。”我表面上笑着,心里已经怕的要命。开玩笑,让你尽兴,那我就没命。

      说话间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我们面前,?#22868;?#39542;的车门先打开,然后开了后座的门。

      我看到三少?#26144;道?#36208;下来,似乎也没想到会看到我。他先是愣了一下,随即挑了挑眉,直?#26144;?#22812;色港湾的大门走去。

      越过我身边的时候,我急忙抓住他的衣角。

      他停了下,转头看我。

      “亲爱的,好久不见。”因为杨子浩在身边,我不好说太多,只佯装着打招呼,用眼神向他求救。

      我知道他能看懂,但是他会不会帮我,就很难说了。毕竟我不过是一个出来卖的,他身份尊贵,记不记得我都难说。

      更何况在所有?#25628;?#37324;,我们这些公主本来做的就是人肉生意,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出来卖的,给钱随便玩,玩死了都活该。

      “他就是你上次的客人?”杨子浩很?#34892;?#33268;的问我道。

      我点点头,?#21543;?#27700;炸弹还是他教我?#21738;亍!?/p>

      “哦,今晚有没?#34892;?#36259;一起玩?”

      我没想到杨子浩竟然开口邀请三少,虽然说夜总会常有几个客人玩一个女?#35828;?#20107;情发生,但那些客人之间都是朋友。

      杨子浩显然并不认识三少,不过这倒是让我心里升起一丝希望,只是下一秒,他凉凉的声音,像一盆凉水浇了下来。

      “玩烂的东西我从来不会再碰,何况还是和别人一起。”说着掰开我的手,留给我一个冷漠的背?#21834;?/p>

      杨子浩不以为然,他的车?#37096;?#36807;来了,推搡着我上了车,带我去了他的?#39057;輳?#22312;车上他已经打电话约了几个朋友。

     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,看这情形,跑是跑不了了。只祈祷我能撑到红姐来救我。

      我在离开夜色港湾的时候,特意让一个服务生告诉红姐就说我今晚陪杨哥出台了。

      我相信红姐收到这个消息后一定会想办法来救我,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    ?#39057;?#30340;房间里已经坐了四五个男人,他?#31373;?#28982;比我们早?#21073;?#32780;且一切都准备好了。

      我看着圆床的旁边摆放着红酒,冰块,还?#24515;?#20123;恶心的工具,电视里播放的岛国电影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      本以为能拖时间,现在看来恐怕不行了。

      “哥几个就等你了。”其中一个五大三粗?#21738;?#20154;扯着我的胳膊甩上了圆床上,另几个男人七手八脚的扒了我的衣服上来绑我。

      这下?#39029;?#24213;慌了,也不管会有什么后果了,挣扎着叫喊起来。

      “放开我,杨哥我求求你,我不玩了,你让他们放开我。”

      “哈哈哈,叫啊,再大声点。”

      我的叫喊和挣扎引起了男人们的兴奋,那头杨哥已经脱了衣服。

      “乖乖的,哥几个今晚让你爽翻天。”

      “不,呜呜,你们放开我……”我一边挣扎一边呼喊,用尽全身的力气呼喊,我希望可以引来其他住客或者?#39057;?#24037;作人员的注意。

      “叫吧,你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,这一层都被我包了。”杨子浩说着欺 上身来,拿起皮带在我身上连抽了四五下。

      “啊……”身上顿时出现了几道血痕,疼得我哭喊起来。

      “加点冰块,让她体验一把冰火两重天。”

      杨子浩对身边的人说。我甩了甩被泪水模糊的双眼,看到一个男人正拿了一只装满冰块的安全套,对着我的身体?#28982;?#30528;,另一边杨子浩已经抬高我的双腿。

      我?#21738;?#19968;绝,知道没救了。

      不想被他们折磨死,我心一横。

      ?#25226;?#23376;浩,你他妈禽兽,你他妈这辈子断子绝孙,不得好死。”用尽全身力气吼了出来,心一横,把舌头伸到牙齿间,用力咬了下去。

      一股热流,顺着嘴角滑落,腥甜的味道,充斥口腔……

      “妈的,咬舌了。”

      心若惊鸿发如雪

      心若惊鸿发如雪

      作者:暮小哥类?#20572;?#29616;情?#21050;?#36830;载中

      【一个小姐的自述,真人真事】我做小姐的第二年,认识了一个改变我一生?#21738;?#20154;。他是我弟弟的顶头上司,是我的金主,后来……如果我不那么痛恨贩毒的人,没有做过小姐,我想我可以活在青春洋溢的十八岁。我是一个很有自持力的女人,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,我控制着自己不要在纸醉金迷的声爱场所堕落。可是……他的爱,让我鬼迷心窍。

      小说详情
      北京快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