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dlzxm"></div>

    1. 您的位置 : 幫手網 > 小說資訊 > 三少瀟瀟是哪部小說_三少瀟瀟是什么小說

      三少瀟瀟是哪部小說_三少瀟瀟是什么小說

      今天小編帶來心若驚鴻發如雪小說,這本小說是描寫三少,瀟瀟之間故事的小說,該小說作者是暮小哥,【一個小姐的自述,真人真事】我做小姐的第二年,認識了一個改變我一生的男人。他是我弟弟的頂頭上司,是我的金主,后來……如果我不那么痛恨販毒的人,沒有做過小姐,我想我可以活在青春洋溢的十八歲。我是一個很有自持力的女人,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,我控制著自己不要在紙醉金迷的聲愛場所墮落。可是……他的愛,讓我鬼迷心竅。

      第4章遇害,被帶出臺

      我在家休息了三天,臉上的傷都養好了才去上班。

      不出意外,我被三少帶進客房的事,已經傳開了。不過鑒于我帶傷出來,所以很多人都在傳我跟三少大玩S M,而且把我說的非常不堪。

      “砰!”的一聲,房間的門被大力摔上。身上的人,也停止了動作。

      被子一掀,他下了床走出客房,不一會又回來,手里多了個藥箱。

      “挨了打也不知道還手,真不知道你對付瀟瀟的伶牙俐齒哪去了。”

      三少一邊給我上藥,一邊責備道。雖然依舊冰冷,但手上的力道出奇的溫柔。涼涼的藥膏涂在火辣辣的臉上,很舒服。

      我就這么看著他,棱角分明的輪廓,劍眉微挑,似乎在生氣,如鷹隼般的眼眸緊緊盯著我的傷處,倒映著我的樣子。

      “噗嗤!”我突然笑了,牽動了傷口,疼得我倒吸一口冷氣。

      他的手一頓,但也只是一下,接著又拿了一支棉簽,細心的為我涂抹藥膏,“笑什么。”

      我實話實說,“我是夜色港灣的公主,她是夜色港灣的千金,打死我我也不敢還手啊。”

      “你可以換一家夜總會做。”上好了藥,他收拾了藥箱,放到床頭的柜子上。

      “換一家?”我抓起被單圍在自己身上,系了個死結。“我在夜色港灣好歹也是個頭牌,再換一家,從頭做起,少賺多少錢?”

      我現在什么都不缺,就是缺錢!“再說,換一個也未必就比在這好。”

      在這有紅姐的照顧,還有客人幾乎都熟悉了,我能夠不陪睡。到了其他地方,不被逼著一夜接三四個客人都算輕的。

      聽我這樣說,三少的眉頭明顯蹙了蹙。

      “為什么做這行?”

      “哈哈,三少。”我起身走近他,手臂纏上他的脖子,嬌笑著問:“我一沒學歷,二沒身份,三沒背景,就這身材和這長臉還能利用利用,不做這個,難道做個職業情人?”

      我特么現在缺錢缺的賣血都不夠!

      說完站直身體,恢復一本正經。理了理身上的被單,還行,這樣出去雖然很讓人浮想聯翩,不過總比光著出去好啊。

      “晚安!”對著三少拜拜手,我轉身往外走去。

      “你現在出去遲娜不會放過你。”三少的聲音透著一絲慵懶。

      “三少這句話算是說對了,不過豈止是現在,恐怕以后我都沒好日子過了。”我無所謂的聳聳肩,“三少想找個擋箭牌,我一個出來賣的最合適不過了,省心又沒有麻煩。”

      我算是明白了,為什么儀表堂堂的他會找我這樣的女人,只怕是為了擺脫遲娜吧。如果找個良家女孩,以遲娜的手段那就是害了人家姑娘。

      所以找夜色港灣的女人最合適,賤命一條。然而這個女人也得有說服力,要機靈要漂亮,所以,我就倒霉了。

      還有,今晚來夜色港灣大概也是計劃好的吧。

      “對了,我的醫藥費三少會付吧?。”說完做了個再見的手勢,直接出了皇冠包房。

      好在五樓沒有閑雜人出現,我想了想還是走了安全通道。到了化妝間,大多數人都沒在,只有幾個新來的小姐妹在講葷笑話。

      見到我這幅樣子十分驚訝,我沒理會,也不想解釋,直接拿了件舞蹈隊的演出服套上,抓過包包便離開了。

      躺在公寓的床上,我翻來覆去睡不著。腦子里一直徘徊著三少的身影。不是因為我花癡,而是我總覺得他的身影好熟悉,尤其是他的背影。

      這種地方這種事不稀奇,如果是在剛入行的時候,我鐵定會大動干戈找人理論,但是現在的我知道,最好的處理方法就是不處理。

      因此,我成了南疆城夜總會的明星公主,也成了眾多客人爭相想睡的女人。身價在一夜之間翻了好幾倍。

      當然,我也成了遲娜眼中的仇人。

      “小悅,三個八今晚包場。”

      又是一個傍晚,我剛到夜色港灣,衣服還沒換,就聽領位服務生叫我。

      我應了聲,隨手拿了條高領黑紗及膝裙子套在身上,匆匆趕了過去。

      推門進去,我的心再次涼了。

      “傻站著干什么,還不進來,怎么,不愿意陪我們?”

      “大小姐說的哪里話。”我關上門,包房里只有遲娜和瀟瀟兩個人。暗自嘆了口氣,今晚這倆貨指不定又怎么折騰我。

      最近這倆貨隔三差五的就來一次,點名要我當陪侍。每次都被她們倆折騰的不成樣子。

      說到底就是因為三少。我后來才知道那晚遲娜會突然出現,就是這個瀟瀟做的手腳。她們倆是好朋友,瀟瀟之所以能有今天,當初還是遲娜引薦給李總的。

      我也更明白,那天從頭到尾都是三少為了擺脫遲娜的計劃,我倒霉的成了棋子。

      “瞧瞧這一身騷勁,成天想著勾 引男人干你吧。”瀟瀟站起來,走到我面前,伸手拉扯我的衣領,用力一撕,上半身整個撕成了兩片破布掛在肩上,后背傳來一陣刺痛。應該是隱形拉鏈因為撕扯刮破了皮膚。

      “綁起來。”

      我這才發現,包房的角落里還站著兩個男人,估計是瀟瀟的保鏢。

      我下意識往后退了一步,她卻抓著我的頭發往前一拽,扔給那兩個保鏢。

      “你們要干什么,你們放開我。”兩個保鏢一左一右架著我綁在了茶幾上的升降鋼管上。

      “賤貨,你不是最喜歡這種游戲嗎,本小姐心疼你,今晚幫你約了一個大客戶,保證讓你爽死。”

      “行了,我們走。”遲娜拍拍我的臉,“好好享受。”

      我心里知道事情不好,正想說幾句好話求饒,好漢不吃眼前虧啊。可沒想到已經來不及了,包房的門突然開了。

      “娜娜,瀟瀟,兩位大美女好久不見啊。”

      “楊哥,你可是姍姍來遲啊,我知道楊哥喜歡小悅,今晚,她是你的了,楊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”

      說完直接離開了包房。

      隨著包房的門砰的一聲關閉,我的心也跟著砰砰的跳了起來。但面上還是強裝淡定的打招呼。

      “嗨,楊哥。”

      楊子浩,南疆城里混黑 道的,挺有實力的,這兩個月也沒少捧我的場子,好幾次明里暗里要求讓我陪睡,都被我拒絕了。

      他出了名的性變 態,光我見過的就有多少女人被他折磨的不成樣子,上個月把我們這一個叫小嬌的帶走了,折磨了一夜,又是俄羅斯轉盤又是善始善終的,第二天我陪紅姐去接的人,當時小嬌躺在床上,身下都是血。

      送到醫院,終究是沒保住子宮。小嬌精神崩潰之下,跳樓自殺了。

      我這要是被他玩上一夜,不死也殘了。

      “嘖嘖,小悅真是越來越勾人了。”楊子浩拿起桌上一瓶紅酒,順著我的頭頂往下倒。

      合著冰塊的酒水灑在我的身上,凍得我直發抖,我卻不敢叫,我知道我越叫他會越興奮,就會越變著法的折磨我。加上我現在衣衫半裸的樣子,吃苦的只會是自己。

      “楊哥,這樣玩多沒意思,你把我解開吧。”我心里盤算著能拖一時是一時,腦子里想著該如何自救。

      “那你想怎么玩?”楊子浩伸出舌頭,在我脖子上來回舔咬,雙手不安分的在我大腿上揉搓。

      “聽說楊哥最喜歡深水炸彈,小悅今晚舍命陪君子怎么樣?”我沖他眨眨眼,伸出自己的舌頭在唇上舔了一圈,做了個極其誘惑的動作。

      楊子浩果然來了興致,把我解了下來。

      “這里就咱們兩個怎么玩?”一直手摟著我的腰,一只手隔著褲子就要往我身體里伸。

      我微動了下 身體,轉了個角度,成功的躲開,在他側臉親了一下。“楊哥可以帶我出去啊。”

      楊子浩受了我的蠱惑,笑呵呵的摟著我的腰往外走。

      我心想只要出了包房就好辦,大不了就跑。

      一路上我左顧右盼想看看今晚有沒有哪個客人能救我,但是很可惜,直到出了夜色港灣的大門,也沒見到熟人。

      “楊哥,你去取車,我在這等你。”

      “不用,我讓司機把車開過來了。”

      “啊?呵呵,楊哥真是雷厲風行哈。”

      “你知道,我想干你好久了,今晚可得讓我盡興。”

      “小悅一定好好伺候楊哥。”我表面上笑著,心里已經怕的要命。開玩笑,讓你盡興,那我就沒命。

      說話間一輛黑色的奔馳停在我們面前,副駕駛的車門先打開,然后開了后座的門。

      我看到三少從車里走下來,似乎也沒想到會看到我。他先是愣了一下,隨即挑了挑眉,直接朝夜色港灣的大門走去。

      越過我身邊的時候,我急忙抓住他的衣角。

      他停了下,轉頭看我。

      “親愛的,好久不見。”因為楊子浩在身邊,我不好說太多,只佯裝著打招呼,用眼神向他求救。

      我知道他能看懂,但是他會不會幫我,就很難說了。畢竟我不過是一個出來賣的,他身份尊貴,記不記得我都難說。

      更何況在所有人眼里,我們這些公主本來做的就是人肉生意,用他們的話說就是出來賣的,給錢隨便玩,玩死了都活該。

      “他就是你上次的客人?”楊子浩很有興致的問我道。

      我點點頭,“深水炸彈還是他教我的呢。”

      “哦,今晚有沒有興趣一起玩?”

      我沒想到楊子浩竟然開口邀請三少,雖然說夜總會常有幾個客人玩一個女人的事情發生,但那些客人之間都是朋友。

      楊子浩顯然并不認識三少,不過這倒是讓我心里升起一絲希望,只是下一秒,他涼涼的聲音,像一盆涼水澆了下來。

      “玩爛的東西我從來不會再碰,何況還是和別人一起。”說著掰開我的手,留給我一個冷漠的背影。

      楊子浩不以為然,他的車也開過來了,推搡著我上了車,帶我去了他的酒店,在車上他已經打電話約了幾個朋友。

     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,看這情形,跑是跑不了了。只祈禱我能撐到紅姐來救我。

      我在離開夜色港灣的時候,特意讓一個服務生告訴紅姐就說我今晚陪楊哥出臺了。

      我相信紅姐收到這個消息后一定會想辦法來救我,只是時間問題。

      酒店的房間里已經坐了四五個男人,他們顯然比我們早到,而且一切都準備好了。

      我看著圓床的旁邊擺放著紅酒,冰塊,還有那些惡心的工具,電視里播放的島國電影,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      本以為能拖時間,現在看來恐怕不行了。

      “哥幾個就等你了。”其中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扯著我的胳膊甩上了圓床上,另幾個男人七手八腳的扒了我的衣服上來綁我。

      這下我徹底慌了,也不管會有什么后果了,掙扎著叫喊起來。

      “放開我,楊哥我求求你,我不玩了,你讓他們放開我。”

      “哈哈哈,叫啊,再大聲點。”

      我的叫喊和掙扎引起了男人們的興奮,那頭楊哥已經脫了衣服。

      “乖乖的,哥幾個今晚讓你爽翻天。”

      “不,嗚嗚,你們放開我……”我一邊掙扎一邊呼喊,用盡全身的力氣呼喊,我希望可以引來其他住客或者酒店工作人員的注意。

      “叫吧,你就算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的,這一層都被我包了。”楊子浩說著欺 上身來,拿起皮帶在我身上連抽了四五下。

      “啊……”身上頓時出現了幾道血痕,疼得我哭喊起來。

      “加點冰塊,讓她體驗一把冰火兩重天。”

      楊子浩對身邊的人說。我甩了甩被淚水模糊的雙眼,看到一個男人正拿了一只裝滿冰塊的安全套,對著我的身體比劃著,另一邊楊子浩已經抬高我的雙腿。

      我心念一絕,知道沒救了。

      不想被他們折磨死,我心一橫。

      “楊子浩,你他媽禽獸,你他媽這輩子斷子絕孫,不得好死。”用盡全身力氣吼了出來,心一橫,把舌頭伸到牙齒間,用力咬了下去。

      一股熱流,順著嘴角滑落,腥甜的味道,充斥口腔……

      “媽的,咬舌了。”

      心若驚鴻發如雪

      心若驚鴻發如雪

      作者:暮小哥類型:現情狀態:連載中

      【一個小姐的自述,真人真事】我做小姐的第二年,認識了一個改變我一生的男人。他是我弟弟的頂頭上司,是我的金主,后來……如果我不那么痛恨販毒的人,沒有做過小姐,我想我可以活在青春洋溢的十八歲。我是一個很有自持力的女人,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,我控制著自己不要在紙醉金迷的聲愛場所墮落。可是……他的愛,讓我鬼迷心竅。

      小說詳情
      北京快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