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dlzxm"></div>

    1. 您的位置 : 帮手网 > 小说资讯 > 嫡女谋后:邪王太腹黑凤南瑾林衡芜_凤南瑾林衡芜小说在线阅读

      嫡女谋后:邪王太腹黑凤南瑾林衡芜_凤南瑾林衡芜小说在线阅读

      今天小编带来嫡女谋后:邪王太腹黑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凤南瑾,林衡芜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梨花压海棠,传言世家嫡女林蘅芜出生时有不祥之兆,从此背负鬼胎之名,深受家族嫌恶。本以为一世无期无盼,却因为一道懿旨,她嫁入了王爷府,成了三王爷的王妃。恩爱相加,令人羡妒,万千方式加害于她,邪王力护她周全。十年倾?#21335;?#20184;,她以为邪王对她是深情,却不料这深情?#35851;?#21518;竟是惊天的阴谋……

      第6章所谓关怀

      凤南瑾抬脚,一点点靠近那张载着林蘅芜的梨花木椅,步履从容神态优雅。黑色夜行衣毫不影响他的气质,反添一分诡秘?#21335;?#21033;,给他穿出另一番的高贵来。

      停步在女子面前,他伸出修长手指轻抚上?#35828;?#33080;颊,指?#23653;?#25394;正是那一片血红的胎记所在。微带薄茧的指腹摩擦着动作轻柔,凤南瑾俯身印一个吻在那一片胎记上,虔诚不带丝毫的猥亵意味。

      下巴阖在女子额顶,横抱起怀中的人,他呢喃,“是我来晚,让你受苦了。”

      约摸是他怀里的肌肉?#34892;?#30828;的恪人,明明中了安神香该昏睡不动的林蘅芜竟是撇撇嘴,在他怀里翻了个身。

      看她这般模样,凤南瑾嘴角扬起浅浅的一抹弧度。他望着怀中的女子,仿佛装了漫天?#27973;?#30340;眸里此刻盈满的都是宠溺。

      林蘅芜大约是觉着现在这个角度挺好,趋暖的性子让她更往凤南瑾怀里蹭了蹭,随后就稳住身子沉?#20154;?#20102;过去。

      待她睡的安宁,凤南瑾这才踱去了床边,将怀中女子好生安放榻上。

      俯身印一个吻在?#35828;?#39069;间,凤南瑾起身跃出?#24052;猓?#20960;个起跳间已然消失在夜色里。离开前指尖弹出的石子飞射,正落在屋内昏睡的云鹊颈上。

      石子力道刚刚好解了昏睡穴,云?#23265;?#30524;,就见昏黄烛光下,整个屋里一片狼藉。而那浴桶里,早已没了林蘅芜的影子。

      要?#23265;?#20113;鹊白日里得了自家小姐的授意,往后不必再强行隐忍,泼辣的性子脾气自然也就不再掩饰。

      这会子一看屋里这一片狼藉的,她就猜到定然是有人来闹过了。

      当下她也顾不得?#32422;?#24590;么就躺在?#35828;?#19978;,直接的爬起身来就要?#26085;?#33258;家小?#24682;?#36215;身?#34892;怎模?#20113;鹊身?#20301;?#24736;着前后转了几转,再睁眼就看见了床上安然睡着的林蘅芜。

      云鹊心里松了口气,既然小姐还在这,大概是?#24576;?#20160;么亏了。

      起身拾掇了一番屋里,又?#35328;?#26742;挪去外间收?#24052;?#24403;,云?#23265;?#25165;回了她?#32422;旱南?#20154;房里。

      要说来这也算作是林青霄的精明,一整个林州谁都知道林家这嫡女不受宠,可偏生他面上做的周全。

      林蘅芜住的院子到?#36164;?#20010;主子住的地儿,里间、外间、杂物间、下人房都齐备。该嫡女有的物件儿也?#23478;?#26679;没少,只是都让大夫人给换成了次品罢了。

      这院子的地段实在偏远,对外林青霄只说林蘅芜好僻静,自个儿挑了这院子来住。林蘅芜本就是闺阁女儿家,同外界没多大机会来交流。更何况从前的她一向是本着隐忍的态度,哪里会去挑破林青霄的谎?

      林青霄如此,大夫人就更是精明。她给林蘅芜准备的衣裳每一件都是上好的料子,可那款式却都是旧的。早已经过时的款式,便是料子再好,又能好到哪里去呢?

      前世今生都是如此,林蘅芜未出嫁前总是穿着材质上好、款式却过时的衣裳。她在世?#25628;?#37324;扮演着一个丑陋无颜还穿着落伍,又背负鬼胎之名的林家二小?#24682;?/p>

      十四岁之前的林蘅芜,林青霄是样样都没给林蘅芜优待,却还让那些个总盯着他林府的人挑不出半分的错来。

      所谓“强敌好杀,小人难寻”,林青霄就是那典型的小人了。

      夜如流水逝去,翌日正是暮霭散去、熹微初透的时候,林蘅芜悠悠转醒。

      缓缓坐起身来,林蘅芜锤了锤肩膀,?#34892;?#37240;痛。看来是昨晚运动过度而造成的后遗症,林蘅芜满脸无奈,外头响起了敲门声,云鹊的声音传了进来:“小姐,您醒了吗?#20426;?/p>

      这?#23601;罰?#32819;朵真灵。林蘅芜勾?#35282;?#31505;道:“我醒了,你进来吧。”

      随后“咯吱”的开门声响了起来,云鹊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,碎碎念道:“小姐你总是起这么早,都不知道多休息一会儿。”

      “没事,醒了?#25512;?#21543;。”林蘅芜勾唇,神色?#34892;?#24653;?#34180;?#22905;这?#39038;?#26159;起的晚了,上一世在慕容桓风身边,日夜殚精竭虑,尽是浅眠,从未好生安寝过。

      待洗漱完毕,云鹊端着清简却热气腾腾的饭上来,主仆二人吃的十分温馨。林家是林州数一数二的大户,林府的少爷小姐也是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,都有?#32422;?#21333;独的院子,并且有府内的月薪来补贴?#32422;?#38498;里的小厨房。

      其他小姐待遇自是不用多说,而林蘅芜这边屡遭?#19997;郟?#26519;蘅芜本人又不?#21018;?#24825;是非,故而忍气?#36538;?#36830;带着浅云居的?#20806;?#20063;过得十分清苦。

      林蘅芜重生一事,自是不会介意?#20806;?#28165;苦,却是心疼云鹊,跟着?#32422;?#21507;苦受罪的。看着云鹊一脸?#24230;?#30340;模样,林蘅芜心?#37034;?#26263;发?#27169;?#36825;一世绝对会护好她。

      主仆二人吃的欢喜,却总有一些人不愿意让她们如愿。浅云居来了一位罕见的客人——林青霄。

      林青霄来此委实是在林蘅芜的意料之外,林青霄与三?#39318;?#21246;结的证据昨晚并未真正丢失,而林青霄这只老狐狸却是如此小心谨慎,定要将黑衣人?#39029;?#26469;。

      侍卫长在这里受了挫折,铁定在回去禀告林青霄时添油加醋了一番。林蘅芜知道有人会来,却未曾料想到竟然会是林青霄亲自前来。

      来人并不多,林青霄身后跟着两个亲信,见其步伐稳健,行走时咧咧如风便可知,这两个人深藏不露。

      林青霄踏入浅云居时,林蘅芜却是错愕了一番,一为意外,再者就是重生再见,恍若隔世。

      林青霄眉目依旧冷漠,隐隐?#24615;?#30528;滔天的野心,连带着那张俊秀儒雅的脸都是那般狰狞。林蘅芜心中情绪起伏不定,再一世,亲人面具?#34915;?#25104;为仇人,林蘅芜瞳孔微红,林青霄,这一世你休想再安生。

      林青霄皱着眉?#25151;?#36827;浅云居,这个被他刻意遗忘的女儿的住处。若非侍卫长禀报浅云居有异样,而昨夜之事太过隐秘不便外人知晓,恐怕他是决计不会进入这一方小院的。

      跨进门,便对上了那一双复杂的眸子,眼眶微红,含着激动,仅一触,竟然令他?#34892;?#21160;容。

      ?#26263;?#29241;。”那人对上她的眼后,便垂下了头恭敬行礼,林青霄心里顿时了然,这是他冷落了多年的女儿——林蘅芜。

      那双复杂的眸子已被抛至脑后,林青霄微眯?#25628;郟?#36974;住眼底一闪而过的厌恶。负手而立走了进去,冷声道:“起来吧。”

      瞥一眼看见桌上的膳食,眼底的厌恶倾泄而出,他堂堂林家之主,却见到这种碍眼之事,林蘅芜挂着他女儿的名号,简直是给他丢人现眼。

      再也忍不住怒气,林青霄出声道:“堂堂林家小姐尽食这等猪食,林府给你的月银都干嘛去了?#20426;?/p>

      ?#26263;?#29241;息怒,是女儿不好。”强?#37034;?#25466;住心底的不平,林蘅芜依旧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,慌慌张张行礼?#34385;福?#20498;是让林青霄无话可说,只是再一拂袖,?#25104;?#21448;冷了许多。

      怯弱无能,愚昧不堪。

      林青霄走上主位坐下,林蘅芜打了个眼色,云鹊便急急将桌上的残羹冷炙收?#24052;?#24403;,再递上一碗清茶。

      林青霄却懒得在这里久待,看着林蘅芜面上那丑陋的胎记,顿时移开眼,仿佛污了视线。端起茶盏,杯盖婆娑着杯身,轻吹了一口,似是毫不在意道:

      “听说昨夜你这里进了刺?#20572;?#20320;可有受伤?#20426;?/p>

      盯住林蘅芜?#35851;?#24773;变化,林青霄语气清淡,似是在关心女儿的安危,而语气里却是毋庸置疑的笃定,她这里进了刺客。

      林蘅芜?#39740;?#36974;住眼底的讽笑,若他林青霄当真能够笃定?#32422;?#36825;里进了刺?#20572;?#20182;如何安稳的坐在此处?想要套话,也不看看她林蘅芜是什么人。

      面色变得极快,转眼林蘅芜便是满脸哀戚,一双黑白?#32622;?#30340;眼中氤氲出一层朦胧的水雾,青丝遮住了胎记,这样的林蘅芜看起来别有一番姿色。

      屈膝行了重礼,林蘅芜却是垂下泪来,拿?#25490;?#23376;擦拭,哀戚道:?#26263;?#29241;,女儿虽是不懂规矩,却也是晓得这礼义廉耻的。您昨日半夜派人闯入,已是毁了女儿的清名,爹爹今日又说我与贼人私通。”

      瞧着林蘅芜这般模样,一旁的林青霄面上瞬息闪过一抹不屑,即便很快的收敛好了,林蘅芜却还是感受的一清二楚。

      ?#36824;?#20302;头做一副委屈模样,林蘅芜听见了林青霄掐着那让她恶心的低沉嗓音道,“何时有说你与贼人私通?#20426;?/p>

      林蘅芜低头不语,林青霄也不管,只把茶盏搁去了桌几上放着,话音凉薄,?#30333;?#22812;你这间确然是进了刺客的,侍卫搜查也不过是顾念你安危罢了,何来毁你清名之说?#20426;?/p>

      抬手掸?#25490;?#23376;上不存在的灰,林青霄话说的低沉,“这林府里头的事,当事人不开口,如何传的去外面?外人不知,又哪里会有清名?#25442;?#20043;说?#20426;?/p>

      林青霄话怎么听怎么在理,若是前世那个傻傻的?#32422;海?#24597;是会信以为真,对外?#35828;?#30495;绝口不提了吧?

      林蘅芜心间冷?#20572;?#22914;此?#26377;?#29702;上击破,从来就是林青霄最?#19981;?#20570;的事情!

      嫡女谋后:邪王太腹黑

      嫡女谋后:邪王太腹黑

      作者:梨花压海棠类?#20572;?#29616;情状态?#27627;?#36733;中

      传言世家嫡女林蘅芜出生时有不祥之兆,从此背负鬼胎之名,深受家族嫌恶。本以为一世无期无盼,却因为一道懿旨,她嫁入了王爷府,成了三王爷的王妃。恩爱相加,令人羡妒,万千方式加害于她,邪王力护她周全。十年倾?#21335;?#20184;,她以为邪王对她是深情,却不料这深情?#35851;?#21518;竟是惊天的阴谋……

      小说详情
      北京快3走势图 河南快赢481最新遗漏官网 体育排列三走势图500 宁夏十一选五软件 快30了没钱结婚怎么办 香港六博彩一码中特 18选7开奖结果新疆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上海天天彩票开奖 汉堡对门兴分析 河北快3走势图基本走势 足彩妖刀 广东26选5历史开奖结果 双色球近200期走势图 七乐彩走势图30 2019072福利彩票号码